宠文:龙太子跪水晶宫外哀嚎道“媳妇儿朕不是我提的纳妾!”

内容简介:秦家有女,其名如眉,天真烂漫高门女,一朝选在君王侧。处处危机中,她自以为与帝王两心相许,却不知自己只是棋子一枚。当她集六宫宠爱于一身时,却又遭人陷害打入冷宫。后宫粉黛三千,皇上雨露均沾,难复从前好。她家破人亡,胎死腹中,自己也差点葬身于这深宫之中。龙太子跪水晶宫外,哀嚎道“媳妇儿,朕不是我提的纳妾!”

片段:“小主们刚刚入宫,见了皇上之后储秀宫的礼数怕也就忘得差不多了,”皇后的睫毛颤了颤,脸上的妆容精致华贵,“派人看着点,以免小主们出了什么差错。”

“娘娘只管放心便是,”图兰勾着嘴角一笑,凑上前去轻声说道,“该有的人奴婢都已经一一安排好了。”之后的秦如眉只着薄纱踏进了乾清宫正殿。

就算读过再多的书,见识过再多的文韬武略,到底也还是个十五岁的少女,踏入了乾清宫的门,秦如眉便只当自己是行了新婚的仪式,她正在一步一步的走向自己的夫君,正一步一步踏入自己的新婚之夜。

秦如眉悄悄往内宫瞧了一眼,乾清宫内层层珠帘纱幔,大部分的蜡烛都已经熄了,只留内宫那几盏,只远远的瞧见一人在剪影被烛光映在墙上,似乎拿着笔在画什么,隔得太远,烛光又暗,秦如眉便也看不清楚那人的眉眼,只大概的瞧着一个轮廓。

只这一个轮廓,秦如眉便就觉得威风的不得了。“夜晚在御花园与男人拉拉扯扯的感觉如何?”

秦如眉刚刚走近一些,本想抬头将自己的夫君瞧个真切,却被突如其来的一声呵斥吓得一颤。御花园?难道昨天那小侍卫回宫的时候出了什么岔子,昨晚的事情已经暴露了?

内容简介:一个眼里只有钱的女人,一个爱上男人的男人~孟国相爷嫡女是个一生只想闯荡天下,到处敛财,琴棋书画样样不通,孟国无人敢娶的姑娘。却也是个注定要嫁进皇家的人。宫琉玥这一生离经叛道也不过是想自己掌握未来。 噬魂阁阁主是天下人人惧怕的魔教妖孽,与墨文馆馆主合称江湖双煞,江湖人是又想铲除但又依赖。

片段:洛城遇没待多久就领着小厮回去了。一出丞相府就拉着洛城遇直奔绛雪阁。那一路狂奔,横冲直撞,虽引的行人注目,但见其中一个是洛小侯爷,也都没有说什么。

绛雪阁还没有正式开业,店内也只有杨玉他们三人。洛城遇手上触感消失,还没有回过神,看眼前有点空荡凌乱的店铺,傻傻的问:“小玥儿,不是去离宛吗?”

宫琉玥轻咳一声:“等下去。晚娘给洛小侯爷倒杯茶。杨玉进去说。”“唉……”洛城遇还想说什么,但宫琉玥已经进了内堂,空留背影。他硬生生把要说出口的话咽了下去。

内堂,影风已经候在那里,刚才回府回话,见洛城遇在也就没有现身。“主子,离宛主人要你亲自出面才肯签。”影风低着头,有点自责,这么点小事都无法完成,他愧对主子。

宫琉玥摆摆手,一脸的无谓:“我早知会如此。我可不觉得他会是个好应付的人,所以我才想办法出来。就是为了亲自去趟。你先退下吧。”杨玉倒了一杯茶递到宫琉玥面前,立在她身前。

宫琉玥示意他坐下。杨玉一阵惶恐,但也识趣的坐下。“杨玉,我能相信你吗?”宫琉玥的表情有些严肃,明明是十岁的稚儿,却有着让人臣服的气势。那份自信,那份高雅,好似天生般和谐。

内容简介:她是最受宠爱的柔然可汗的女儿,骄傲任性,明净执着。他是开拓疆土,战无不胜,意在统一天下的一代帝王。她是天空中自由自在地黄骊,潇洒姿意。他却把她囚禁在四角围墙中,逗弄宠爱。他一直以为他可以把天下都给她,却不知道,她要的,只是除了天下之外的东西。

片段:萧岿此行,只带了几百铁骑,她以为几百人是很少的。但是当远处传来低沉的号角声,一面金钩铁画地写着一个“萧”字的帅旗渐渐清晰的时候,天地间的日光似乎暗淡了下去。

几百黑盔铁骑齐整的队伍,分成四排五列,严阵以待。每人手上的红缨枪在日光的照耀下闪着微凛内敛的寒光,令人望之生寒 。

木妩看得惊呆了,这是她生平第一次看到如此威风赫赫的军队,如此沉肃,如此狷介。队伍前面,一人提缰徐行,一马当先。他坐在马上,身形笔直,盔甲黑亮,腰间长剑如龙似蟒,似乎急欲出鞘见世。

这就是传说中的战无不胜的军队,这就是那个如魔似神的人。木妩的心跳有些急促。

他们在十里外停下,那位将军按剑下马,步伐沉稳地走到父汗的跟前,将右手放到左前,“久仰可汗大名,今日一见,三生有幸。”这时,木妩才在人群中看清楚了他的面貌。

宠文:龙太子跪水晶宫外,哀嚎道“媳妇儿,朕不是我提的纳妾!”以上就是小编带各位读者进入小说的世界,带给各位与众不同的感觉,这是书迷的海洋世界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