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小小说:吵架

长寿村是被誉为世界长寿之乡的村庄之一。她背山面水,山环水绕,就像依偎在母亲的怀抱中。清清的盘阳河日夜不停地从村边流过,她用甜甜的乳汁滋养着这里的人们。背后的山峰就像一头雄狮,成为村庄的依靠。清晰可见的狮子洞,犹如猛狮张着大嘴,威视着前方,意在告诉一切来犯之敌,我的地盘我做主,我的领地神圣不可侵犯,离我远一点。他一直在用威猛佑护着这里的人们。狮子洞又好像是雄狮张大着嘴在狂放粗野的笑,用这种笑,欢迎各地的游客或者候鸟人来到他的家园。

作为初来乍到的候鸟人,我每天听着河水的哗哗声,看着青翠欲滴的山峦,呼吸着清新的空气,说不出的惬意。

这两天,许是老天有意惩罚我这个懒惰的人,让我身上起了一些红痘痘。我一直以为是小虫子喜欢我,亲了我一口又一口,奇痒难忍,而且不停地在怪罪小虫子太亲热。用了很多种药膏涂抹,也不见有好转。于是在朋友的建议下,于今天清晨赶到公交站,准备前往巴马县医院诊断一下。

小公交上几乎坐满了人,开车师傅是个当地的年轻人,驾驶技术娴熟。坐车的人大部分是候鸟族,只有几个人是当地的老百姓。小公交在司机的操纵下,就像是脱缰的小马驹,撒欢在盘山的乡村公路上。有的人在欣赏清晨的风景,有的人在小声与熟人私语,我在假寐养神。

我睁开眼睛,看到一个六十开外的男人,站在前门离师傅比较近的地方询问。山路上弯道很多,车不停地在旋转打弯。

争吵间,汽车穿过百雄山隧道,来到了甲篆乡。甲篆乡位于坡月至巴马之间。师傅停车,男人下了车,接着一个女人也要下车。下车前,那个女人说:

“我也会忘事嘛。上水晶宫的车从这里走啦,在这里是一样的。走过去也就十分钟的路啊。”

那个女人一直喋喋不休的吵,师傅也来了气,两人都不相让。最后在众人的劝说下,那个女人终于下了车。司机师傅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,开车继续前行。

吵架终于结束,车内趋于安静。此时的我在想,是什么原因导致吵架呢?思来想去,就一个原因:语言差异。

曾经听说过宁波人的讲话不好听,素称:宁愿听苏州人吵架,不愿听宁波人讲话。我想大概是指的说话方式和腔调不同。其实巴马人说话的声音也很大,如果你不了解巴马人,乍一听他们说话,也会认为他们是在吵架,认为他们跟人讲话的态度不好。其实那就是他们说话的风格,语言中有一种天生的“生硬”劲儿。他们似乎不会小声说话,但他们绝对不是在吵架。司机师傅貌似吵架的语言透着善良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